欢迎您到来长沙安信商务调查公司,专业提供长沙商务调查公司,长沙婚姻调查,长沙查小三,长沙婚姻挽回,长沙安信商务调查公司!
长沙安信商务调查公司
长沙商务调查公司,长沙婚姻调查,长沙查小三,长沙婚姻挽回,长沙安信商务调查公司
17267297811(陈总)
专业调查公司:河南男子打工挣钱为前妻治病11年花费37万
信息来源:调查公司   发布时间:2012-1-15   浏览:

给前妻仝玲洗脸,是李建强每天必做的功课。

打工挣钱交医药费,医院为家11年,他为前妻治病花费37万——

即使你只做过我一天妻子我也要照顾你一辈子

□首席记者张志立实习生宋昆文图

核心提示

每天清晨6点,当第一缕阳光照进病房时,李建强就得起床给前妻仝玲擦洗身体、梳头……仝玲患脑干出血压迫神经,手脚根本不受大脑支配,做40分钟四肢按摩,是每天早、晚必不可少的功课。然后,李建强要将前妻弄脏了的床单拿去清洗,再为前妻准备早饭。忙完这一切后,他就将前妻交给病友和医护人员照顾,出去打零工挣钱交药费。这种日子,李建强已经走过11个年头了。

妻子病重时,智商回到儿时,管丈夫叫“爸爸”;清醒时,她苦苦哀求丈夫离婚,寻找自己的幸福

A1994年,进入而立之年的李建强,在单位同事的介绍下,认识了在安阳市东方红电影院负责检票工作的仝玲。第一次见到仝玲,李建强就被她的外表所吸引,年轻靓丽,又穿着时尚。那个年代,在电影院工作很吃香,在粮食局工作的李建强觉得自己身世一般、长相平凡,工资也不高,配不上仝玲。但就在双方认识的第7天,仝玲送给李建强一件亲手织的毛衣。心灵手巧的她,深深地打动了李建强。看电影、逛街,两人经过几个月的恋爱,终于手牵手进入婚姻的殿堂。

1997年,下岗的浪潮波及这对夫妻。为了生存,李建强带着仝玲千里迢迢去广西南宁打工,靠几千元的积蓄,他们购买了一支洗车用的高压水枪,租赁了一个门面,做起了洗车的行当,日子逐渐有了好转。

好景不长,厄运再次降临到这对夫妻的身上。有段时间,仝玲总觉得自己腰疼、乏力,还有了腿肿的症状。2000年5月,经安阳市多家医院会诊,仝玲被确诊为尿毒症。随后,李建强开始带着妻子到全国各地求医,北京、上海、鹤壁,他们见了无数位医生,仝玲吃了不少偏方,但病情始终没有好转的迹象。 “有钱就帮她换肾,没钱只能透析。”诊断后,医生说。

透析每星期需要2-3次,每次700~800元,再加上昂贵的药物,沉重的经济负担压得这个家庭喘不过气来。祸不单行的是,仝玲在做透析的过程中,又突发脑干出血,一度成为植物人。经过抢救和李建强7个多月的悉心照料,仝玲终于有了些许的意识,但智商却退化到了儿时,竟然管李建强叫“爸爸”。只要李建强离开一会儿,仝玲就会哭着喊着:“爸爸你别不要我,你别离开我。”

在医院,大夫还讲了这样一个故事:仝玲在患脑干出血前,曾吃过一顿馄饨,此后脑海中就形成了对馄饨的印象,只要不是吃馄饨,她的意识中都不认为是吃饭。为哄她高兴,李建强不得不每天买馄饨来喂她吃。

仝玲的意识完全清醒时,她明白自己再也不可能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。她为此痛苦而纠结。每天,她看着丈夫百般呵护自己,为挣药费苦苦地挣扎,心中十分不忍。她不想再拖累丈夫。可她身体完全瘫痪,连自杀和绝食的能力都没有,她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提出离婚,想让李建强甩掉她这个沉重的负担,重新找一个女人。

对妻子的这个要求,李建强说什么也不答应。仝玲9岁丧母,16岁丧父,既无兄弟,也无姊妹,李建强知道,离开了他,妻子无依无靠,只有等死的份儿。

仝玲主意已定,为离婚苦苦相求。实在拗不过仝玲,2001年,李建强与她办理了离婚手续。但李建强的条件是:离婚不离家。他依旧日夜守候在仝玲的病床前,一日三餐,喂水喂药。

积蓄花完后,李建强卖掉父亲留下的房产。他四处打工挣钱交药费,医院账单显示,11年间他为前妻治病共花费37万元

B仝玲患病前,夫妻俩靠多年积蓄,存下10多万元。这笔钱花到2003年全部告罄。

“不管怎么样,她都给咱家做过媳妇,咱都得管她。”李建强的母亲经常把退休金送到医院。但这只是杯水车薪,没有办法,李建强10万元卖掉了父亲留给自己的房产。

“这个病是个无底洞,你能填得满吗?”亲友们看李建强日子过得苦,常劝他既然离婚了,就早些离开仝玲吧。

“没了房子,你以后住哪里?为了我这个活死人,你值得吗?”自从瘫痪后,仝玲经常用“活死人”来嘲讽自己。

“没了住处更好,我可以天天守在你的病床前。”李建强找来一个躺椅,从此,医院成了他的家。

能卖的卖完了,但病还得治呀!打零工成了李建强挣钱的唯一途径:粉墙、卸车、帮人搬家、刷碗、通下水道……他什么活儿都干。“有一次帮人扛水泥,从1楼扛到5楼,一袋水泥1块钱,我扛了30袋,工头说我出力大,最后多给了我10块。还有一回帮一户人家疏通下水道,花了两个小时也没弄通,我就没跟人家要钱。”李建强笑着说。

做工到中午时分,李建强还要赶回去给仝玲准备午饭。下午,如果仝玲需要做透析,李建强就不能去打工了,因为透析随时有生命危险。就这样,他在一天中,照顾仝玲与打工相交替,一熬就是11年。

在这11年中,医院的费用清单显示,李建强为前妻支付医药费高达37万元。

他喂妻子吃饭如同灌药;根据治疗需要,他学给前妻自制病服。11年间,他将前妻从几百张病危通知书中拉回人间

C在医院,说起李建强护理仝玲的故事,不少人竖起大拇指。

仝玲脑干出血压迫神经,基本的坐立都不会,全身瘫软。为了让仝玲出门散心,李建强只好把她全身绑在轮椅上,推着她出门晒太阳。

仝玲嘴部神经失控,吃饭、喝水都成了大难题。“我把输液管剪短,先把水喝到我嘴里,再顺着输液管给她送到口中。吃饭就更难了,她不能坐立,头部也直不起来,还不会咀嚼,我只能把她抱到怀里,扶着头,用裹了布的勺子把她的嘴巴撬开,再把包子馅、粥之类的食物送到她嘴里,再用输液管送水,给她灌服下去,这情形就像喝药一样。”李建强说。

采访中记者留意到:仝玲的衣服和平常的衣服不一样。据李建强介绍,这些衣服都经过了特殊“改装”。比如,在毛衣整个袖子侧面添加了一条长长的拉链,这是为方便给仝玲量血压、透析;仝玲的保暖棉裤也很特别,从胯的位置分成两截,中间缝上了尼龙粘钩,这是为了让她方便时更容易脱下。“很多瘫痪在床的病人,很容易得褥疮,正是有了建强无微不至的照顾,我从来没得过褥疮。”仝玲说。

“曾经和仝玲一起住院的尿毒症病友,上至60岁的老人,下至十八九岁的年轻人,全部都故去了。11年了,仝玲成了安阳尿毒症的‘元老’。11年间,医院下的病危通知书多达几百张,仝玲也多次要求医生停药,不想再拖累李建强。”安阳市永明路办事处主任杨彭波说,正是李建强的执著和呵护,前妻一次次被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。

“患上这个病的家庭,男方得了,女的跑;女方得了,男的跑。既然我们都没有跑,就做个伴儿吧。”就这样,他们“裸婚”了。他的前妻和现妻不像“情敌”,更像姐妹

D李建强为前妻如此付出,他的现任妻子又是什么态度呢?

2002年,李建强在医院结识了住在前妻病房隔壁房间、正在伺候患尿毒症女儿的现妻——素英。

素英十几岁的女儿也是尿毒症患者。“患上这个病的家庭,男方得了,女的跑;女方得了,男的跑。既然我们都没有跑,就做个伴儿吧。”在安阳市六院主任医师袁保荣的撮合下,在没有彩礼、没有嫁妆,连顿婚宴也没有的情况下,“同病相怜”的素英和李建强走到了一起。

“这才是正儿八经的‘裸婚’。”李建强笑着说,婚前他就告诉素英,自己要一辈子照顾前妻,素英对此也很理解。从此,两个人就互相帮扶着,照顾两个病人。

素英因女儿换肾欠下债务,为还债她在新乡兼了3份会计工作。闲暇的时候,她经常和仝玲通电话,询问病情。只要回到安阳,她就给仝玲洗澡、做饭、洗衣服。“她是病人,她受的罪大,我们受的罪小,宁愿咱吃得差点,也要让她吃得好点。”素英说。

记者觉得,素英和仝玲不像“情敌”,倒更像是一对好姐妹。

“因为我有病,亲生父亲才抛下我和妈妈,而他(李建强)明知我的病情还愿意和我们生活在一起,他比我的亲生父亲好千万倍。”素英的女儿这样评价继父李建强。

“父母除了生命,什么都没有给我。7年的婚姻生活,却换来前夫11年对我无怨无悔的照顾。”躺在病床上,仝玲清醒的时候,常问李建强,“你陪我这样一个‘活死人’苦熬日子,值吗?”

“常言说,一日夫妻百日恩,即使你只做过我一天的妻子,我也要一辈子照顾你,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。”李建强总是这样对仝玲说。

最新动态
我们的服务项目
长沙商务调查公司,长沙婚姻调查,长沙查小三,长沙婚姻挽回,长沙安信商务调查公司
版权所有 © 长沙安信商务调查公司  公司地址: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天佑大厦 电话:17267297811(陈总)  
公司网址:http://www.xinyitongcw.com/ 

友情链接:长沙婚姻调查公司   长沙调查公司   长沙商务调查   长沙私人调查公司   长沙调查取证   
  • 返回顶部
  • 17267297811(陈总)
  • 扫一扫微信咨询
    微信二维码